随机发情的20天热度

我爱雨果

S104:

*全是胡言乱语,胡言乱语使我快乐


 


 


“事情是自然而然地发生,就如同夜幕降临,白日西沉。”交响乐随着一个平淡的尾音而落幕:李、方译版大悲的最后一句话。


自然而然。这个,叫大悲,或者说悲惨世界,是书、音乐剧、电影,什么也好的东西,太有生命力了。一百余年前的活人在文字、音乐、影像间来回走动,比手势,交谈。影影绰绰。在雨果的笔下你可以见到身边的所有人,这本来是作者们的常用手法,对行为精挑细拣,好把性格提炼的纯净:这个人,热情,眉飞色舞;那个人,细心,深思熟虑;他的眉头通常皱起;她的眼波顾盼生辉。人本来就是一类一类的,在更高层面也是如此。不是说刻板印象,而是一种微妙的非线性归类,有的时候你会觉得:“他们是相似的。”


在雨果的笔下你可以看到几乎是所有的价值观。孤立的正确在碰撞时毫无疑问地爆发矛盾。每一类人都客观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他们的经历和成长环境将他们塑造成今。雨果写这样的一段话:“那有什么关系?他们光着脚板走路关我什么事?他们不识字,活该。你为了这点就要放弃他们吗?你要借他们的苦难来咒骂他们吗?难道光不能照透人群吗?”难道光不能照透人群吗?这个问句横亘在我的意识里,反复播放。难道光不能照透人群吗?难道光不能照透人群吗???


我听到过很多“不能”的结论。不得不遗憾的说,而且十分有信服力。但是再次吸完大悲后我开始意识到,你永远也无法证明,“能”是不可能的。答案永远在遥远而模糊的未来尽头。这就好像捅一个人一刀而不造成伤口,在物理学上存在发生概率。或者,就好像9.99…和1之间永远不可能划上等号。


这太浪漫主义了。即使到现在,我还是发现我无法将浪漫主义踹出我的脑子。…即使它跟某种微妙的怀疑寓居一处。我是雨果的信徒,我负责鼓吹雨果。


另一方面,我喜欢“不要借他们的苦难来咒骂他们”这个想法。愤怒,怒其不争是能理解的,但是同时还有太多人表现出来的是轻视和嘲笑,是自高一等,是冷眼旁观,是嗤之以鼻。


就好像人无法决定自己出生的家庭是富裕或者贫穷,他也难以决定他精神的家庭是富裕或者贫穷。一个人的思想、判断能力、独立思考的本领不是他自己创造的,而是环境和经历孕育的结果。价值观是产物。因为他不能独立思考去责怪他真的是正当的吗?而这种责怪通常是过路人的责怪。(当然喽,这也是自由权利。)


安灼拉不满于马吕斯没有看到更高尚的东西。


光谈原著人物,正经来说,不分先后,我非常非常喜欢安灼拉、冉阿让和公白飞。但我也会喜欢马吕斯、柯赛特和沙威。德纳第让我感觉无奈。而麻厂街陷入混乱的时候关紧门窗的人们也完全有权利这么做。还有格朗泰尔,他使我产生极大兴趣。


马吕斯和柯赛特谈恋爱是正当行为。严肃说,不开玩笑。爱上“一个人”是最实在的事情了。如果你爱安灼拉爱的,又没有他那么坚定,很受折磨的。


热安爱的也是值得正当去爱的。而非被揣测成“逃避”的动机烙印。


安灼拉在街垒上的描述是一番极致的描述,理想主义者的目的地。“鼓起勇气吧,前进!公民们,我们向何处前进?向科学,它将成为政府;向物质的力量,它将成为社会唯一的力量;向自然法则,它本身就具有赏与罚,它的颁布是事实的必然性决定的;向真理,它的显现犹如旭日东升。”“公民们,十九世纪是伟大的,但二十世纪将是幸福的。那时就没有与旧历史相似的东西了,人们就不会像今天这样害怕征服、侵略、篡夺,害怕国与国之间的武装对抗,害怕由一次会议而分裂民族,害怕因一个王朝的崩溃而造成国土被瓜分,害怕两种宗教正面冲突发生了像两只黑暗中的公山羊在太空独木桥上相遇的绝境;人们不用再害怕灾荒、剥削,或因穷困而卖身,或因失业而遭难,不再有断头台、杀戮和战争,以及无其数的事变中所遭到的意外情况。人们几乎可以说:'不会再有事变了。'人民将很幸福。人类将同地球一样完成自己的法则;心灵和天体之间又恢复了融洽。我们的精神围绕着真理运转,好像群星围绕着太阳。”


“在一切失望的拥抱里迸发出信念;痛苦在此垂死挣扎,理想将会永生。这种挣扎和永生的融合使我们为之而死。”


从二十一世纪回望十九世纪的雨果,我仍然无法说这是不可能的。即使二十一世纪有二十一世纪的矛盾。呃即使新矛盾还在产生。大悲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我近期颓废的精神状态。


马吕斯和他爷爷的情节还挺让人感慨的。年长者的观念固执而难以改变是一件棘手的事情。爱潘妮疯疯癫癫的,一开始吓我一跳。很多情节很巧妙,让人喜欢看。我真的喜欢阿让!“十二条蚂蝗之一”的格朗泰尔,醉酒时话痨病发作说的话真是妙极了!他有他的道理!“大家正在抨击那恩赐的宪章,公白飞有气无力地支持它。古费拉克却对它大肆攻击。”就绝对是十分可爱了。


以及,格朗泰尔将会与安灼拉共存。无论十九世纪,二十世纪,二十一世纪,二十二世纪,都会有安灼拉,也会有格朗泰尔。我总是这么觉着。


脑子里开始循环伽弗洛什唱的小调,“这只能怨伏尔泰”,直接回答吧:伏尔泰什么也没做错。

评论

热度(21)

  1. 随机发情的20天热度S104 转载了此文字